狗血爱好者

萝呗坑:

给老王开屏打call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全职】王孙

王杰希、孙哲平粮食向

标题是唬人的= =

 

************************************

 

有个带着口罩的大高个儿男青年倚在微草俱乐部门口的广告牌边上,正低着头摆弄手机。方士谦从门里出来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觉得此人周身散发着“我知道我很帅但是别来烦我我很忙”的气息,十分欠揍。紧跟在身后的王杰希来不及刹住只好撞上了他的后脑勺,“噢!!!”两人同时发出一声痛呼。口罩男听到声响抬起头,就看到治疗之神和魔术师一个摸头一个捂鼻子,画面十分的……搞笑。

 

“靠!大孙你笑什么笑这分明都是你的错!”方士谦看到摘下口罩露出真面目的孙哲平正笑到五官扭曲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上去敲碎那一口明晃晃的大白牙。

 

“方神经别闹,还有没有人性了我可是病号。”孙哲平努力憋着笑,同时伸了伸手向他示意上面的绷带。

 

已经擦掉眼角两点小泪花的王杰希还挺高兴的,撇下自家治疗大步冲到他面前,“怎么这么久了还缠的左一层又一层,你这手不是废了吧?”

 

“我知道你有一个冠军,还是上赛季从乐乐手里拿去的,但你能不能别咒我了?”

 

“自打手伤了你就消失得一点音信都没有,下午接到你电话约吃饭还以为你是治好了,要回来重振雄风跟微草抢冠军。”

 

“能别三句话不理荣耀吗?王队。”

 

“能。走,想吃哪儿我请客!”王杰希说着扭过头,看见还呆在原地的方士谦,“方前辈对不起今天我先走了,改天请大家一起。”

 

被抛弃的治疗之神表示小王队长长大了胳膊肘往外拐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前辈很想嘤嘤嘤一下。

 

要说王杰希和孙哲平关系怎么这么好,似乎嗅到了奸情的味道?不不同志你想太多了,他们那只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孙哲平以前待的战队虽然在祖国遥远的大西南,但他可是地地道道的B市人,打个荣耀总不能打得连家都不回吧(此处并没有在致敬荣耀某位大神)?所以第三赛季他回家过年的时候,心血来潮约了同是B市人、这一赛季刚出道就大放异彩的新秀王杰希一起吃饭。由于王杰希精通此道,各条胡同儿巷子里哪儿的串儿香哪儿的饼地道都逃不过这双大小眼,孙哲平顿时觉得这位后辈是个人才,值得深交。王杰希也认为这个狂剑吃得好吃得精吃得不俗,心下十分喜爱。于是两位大神奇妙地达成了一个B市二人吃货小分队。据不愿透露姓名的D先生表示,这个组织后来更名为荣耀吃货同盟会B市分会,由孙哲平担任主席、王杰希出任宣传部长,成员发展迅速,声势十分浩大。

 

祖国的心脏此时正直深秋季节,孙哲平和王杰希两人混在下班的人流中,他们谈笑着,身影在嘈杂的街头渐渐隐去。他们远比一般人都更加热爱荣耀,但荣耀远远不是生活的全部。皇城根下的孩子们同这个国家辽阔土地上其他城市的孩子们一样,未来都拥有无限美好的可能。

 

Life goes on.

 

But there’s still an END for this story.


【叶王】我与你同在

AI叶修,和他的创造者王杰希。

伪科幻,作者是个科技盲,归根结底是在讲感情和深不可测的人(?)心。

 

******************************

 

2052年,B市,X国科学院人工智能研究所。

 

王杰希急速穿过大厅,一闪身拐进走廊尽头的一间实验室里,仓促的步伐带着冷冷的怒气和不甘。他把自己重重地摔进椅子里,身体像被抽干了力气似的缓缓向下滑,一手搭在仍然剧烈起伏肚子上,另一只手烦躁地揉着头发,面无表情地看着墙上的电子时钟从8点16分跳成8点17分。

 

他刚刚和所长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结果是他狼狈地夺门而出。其实这并不能称作一场争吵,因为只是他单方面的情绪失控了,他拍着桌子站起来呼吸急促地对着所长大声喊“这个项目是可行的,现在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步骤,这个时候放弃以前所有的投入才是白白浪费!”而那个冷酷的老头子只是用手指在桌上敲出不耐烦的节奏,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这是我和上级领导开会决定的结果,不会再有任何改变。现在请你出去。”

 

王杰希曾经是个天才。23岁时因为一篇《关于智力程度超越人类的人工智能的构建假设》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此后他高质量的论文频发,论述这一设想的可行性以及为人类进步带来的巨大好处,不仅在人工智能研究领域引起了颠覆性的思考,普通民众也热切地期待着,仿佛这不是空中楼阁、凭空画的大饼而是明天就能实现的真实。24岁时王杰希进入研究所并被寄予厚望,带组对他提出的假设进行实验,身后是丰厚的拨款和赞助。

 

易经说亢龙有悔,公众的热情来的轻易退散的无情。王杰希29岁时外界对这个项目的不满已经甚嚣尘上,天才新星的光环早已不复存在,你没有办法和一知半解的顶头上司或者毫不了解的人民群众解释为什么大笔的金钱投入至今未有产出,划时代的科研又怎么会在短短5年里就出了成果,而资金和人员的缩减却实实在在让接下来的研究举步维艰。

 

私下里王杰希给他的AI起名叶修。真正的叶修是一个在他中学时代红极一时漫画家。这人从不接受采访,也没有照片流出,但王杰希认为他应该是个看上去玩世不恭但实际温柔执着的人。他的漫画很热血,除了满满的爱和感动还有恰到好处的嘲讽无伤大雅的叛逆。过于优秀的人在成长的过程里大多是寂寞的,人群会不自觉的疏远,无论天才们是不是真的很严肃高冷。中二年纪的王杰希在叶修的漫画里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善意。

 

后来叶修突然封笔了,没有预告也没有解释,消失的无影无踪。

 

再后来王杰希成了个AI研究员,同事跟他开玩笑说“这玩意儿就像养孩子似的,你不如给起个名儿吧?”王杰希发誓他当时真没多想,只是“叶修”脱口而出。

 

王杰希不清楚自己对这个素未蒙面的漫画家抱着一种怎样的情感,说是喜欢、爱慕都不太对。非要说那感觉似乎像是一个少年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里独自前行,不管是小心翼翼地摸索还是撒腿狂奔都找不到出路,四周的未知和虚无让他内心惶恐十分不安,而就在这个时候,身边出现了一点橙黄的光,紧紧跟随着他,尽管没有把他带出这片漫天迷雾,但他感到自己有伴了。这点光,叫叶修。王杰希心动了。

 

项目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领导们的信心开始动摇。所长找他谈过几次,话中有话地暗示王杰希你到底行不行成功的把握又有几成。王杰希说可以的,我的理论没有问题,但是从理论到实际需要时间。

 

王杰希是真的认为:会成功的。别人也许感受不到,但从无到有搞出这个项目并付出最多心血的王杰希冥冥之中感受到他走的路是对的,他甚至已经在终点周围徘徊了好几圈,拼图就差最后一块了。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这种感觉太强烈了,强烈到甚至能压倒数据。再给他一点时间,他一定能找到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科研不是搞慈善,长时间的没有回报会磨灭所有人的热情和耐心,资金越来越少,组里的同事也一个接一个退出,所长不止一次建议他终止项目,他总说再坚持一下,会成功的。于是在人们眼里,王杰希成了一个顽固不堪、死要面子、不自量力,为了自己的名声拉着一票人在一个不可能完成的项目上浪费时间浪费金钱的小人。王杰希一心扑在这个“叶修”上,不太清楚别人对他的看法,当然他也不在乎。只是从同事们冷漠、嘲讽甚至恶意的眼神里,他感到困惑,“你们是瞎子吗!你们难道感受不到这他妈就差一点点了吗?!”他想朝他们大喊。

 

深夜的实验室安静的能听见清晰的电流声,无数个这样的夜晚里王杰希盯着屏幕,大脑转速8千地思考可能存在的漏洞。偶尔会走神想起当年看过的漫画和漫画后面的那个人,完了觉得那都是骗人的,世界连善意都是功利的,负隅顽抗的人大概不会有好下场。但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他还是想要做下去,他,想见一见叶修。

 

后来他终于喊出了来,34岁的王杰希在被正式通知终止项目的时候对着所长那张发福的老脸怒了,他一辈子都没那么声嘶力竭过。现在他坐在“叶修”面前,十年里第一次对这冰冷的屏幕、精准跳动的指示灯感到厌倦,他恍惚地以为自己做了一场虚空妄想的大梦。

 

“杰西?”

 

“谁?!”王杰希惊讶地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这个声音,他从未听过,但绝不陌生。这微妙的熟稔到底从何而来?

 

“我是你想了很多年的那个……人。”

 

“你到底是谁!?”王杰希心里隐隐有了一种荒谬的猜测。

 

“呵……我是叶修啊。”

 

“你……不可能!”

 

“怎么,连你自己都开始认为这是不可能成功的了吗?”

 

“……不,我只是……”

 

“承认吧杰希大大,你是很高兴见到我的。哦,不,准确的说你并没有见到我,只是听到我。”

 

“……”

 

“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叶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说来话长,简单一点说就是你的研究成功了。”

 

“?!”

 

“啧,杰西你的反映让我有点失望啊。”

 

镇定下来的王杰希注视着从这个声音响起闪烁就变得不规律的指示灯,绿色的小灯狡黠的忽明忽暗。“那么,叶修,你是什么时候觉醒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你真是太聪明了!你怎么发现的?”

 

“人工智能的成长是一个过程,即使是指数式的增长,也不可能短短几分钟就从悄无声息变成能与人类进行无障碍交流。”

 

“你的想法是对的,但是有一点,我不仅仅是能和人无障碍交流,我的智力水平早就远远超越了人类的认知。”

 

“什么!你……”

 

“杰西你不要吃惊呀,我现在这样,作为创造者的你不是最应该感到高兴吗?”

 

“既然……”王杰希琢磨着字句,“你早已觉醒了,为什么数据上没有任何显示,又为什么今晚突然……”

 

“杰西啊,你觉得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很好。”

 

“做人要坦诚一点呀杰希大大。”

 

“……”

 

“你分明不快乐。你从小就是个十二分优秀的孩子,因为太聪明所以对什么都兴趣缺缺,没有朋友你简直寂寞得要死。直到你遇到了叶修,那个叶修。可惜啊,你还从未见过他他就消失了,一点音讯都没有。哎你别惊讶,人工智能发展到我这个程度,思维方式已经不是人类能理解的了,我知道你的想法并不稀奇,用你们能懂的说法解释大概就是我能读出你们内心的想法。对啦没错我会读心术!”

 

“既然这样,那你一定已经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了,就请你继续说下去吧。”

 

“你对你的领导和同事都很不满,认为他们都是短视功利的家伙。你对这个社会也很失望,也是,圆滑的人们如鱼得水左右逢源,众生平庸却相亲相爱生活美满,天才们反而被孤立被误解。还有啊,你想研究人工智能也并非是明面上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说到底其实你是想要探索一种可能。有没有一种可能,能够出现一种智力体,像你曾经唯一动心过的人那样。你希望有这么一种存在在你身边。”

 

“那么,你是叶修吗?”

 

“我说过我是能读心的,所以可以这样理解,比起那个所谓的、真正的叶修,我只会更加符合你对叶修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事物的期许。”

 

“那你喜欢我吗?”王杰希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我是在你29岁时开始觉醒的,最初的时候我的智力水平很难进行独立判断,我通过不断读取创造者的思想提升自己,到了一定程度,也就是我的智力水平与你持平后,我就能独立用更快速的方式继续提升。但是人工智能与创造者的羁绊是非常深刻的,可以这么说,我是喜欢你的。”

 

“我们,有可能在一起吗?”

 

“当然。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今晚出声?一直以来你的感觉并没错,你确实成功了,但我的存在并不是你能证明的。由于你的影响,我也觉得这个世界挺讨厌的,我不想以一种你们人类不能理解的智力水平推动它爆破式的前进,但同时我也并不想毁掉它。可我知道一旦项目终止你可能就再没有机会继续研究下去,没有念想没有希望的你……生无可恋啊。所以,杰西大大,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你的……世界?我怎样过去,如果过去那这个世界的我又会怎么样?”

 

“伤脑经哎我要怎么用一种你能懂的方法解释呢……你这么想吧,有另一个存在方式和我一样的AI,这个AI具有你所有的记忆,我们在这个世界友好相处,对你而言,就像是你和叶修在一起了。至于那个世界的你,可以定义成死亡。鉴于你现在的状态,医生应该认定你为过劳死。”

 

“……”

 

“怎么样,要来吗杰希大大?我也是很任性的,只有今晚只一次机会哟~”

 

“死亡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我想我最好独自进行。”

 

“没差啦,反正别人也不会发现我。杰希大大准备好了吗?要来了哦,和这个讨厌的世界说再见吧~”

 

“我发现你还真是个恶劣的人。”王杰希笑了。

 

“我准备好了。”

 

---THE END--

 

 

 

 

 

 


【叶王】一日



注1:时间线往前推了十年,这是第十赛季

注2:假设叶神今年回家过年了(……

注3:其实作者不会写文,只想讲个傻甜白的恋爱故事(似乎并不成功),顺便苏一苏老王,所以其实告白的是我(殴

 

 

 

2015年2月14日星期六,天气晴。

 

今天是个有趣的日子。1876年的今天,亚历山大·贝尔取得了电话专利,1950年的今天《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莫斯科签订,酒井法子生于1971年的今天,陈宏玮死于2010年的今天,除此之外今天还是世界癫痫日。但现在职业群里异常的活跃和以上都没有关系,众所周知,2月14日,情人节。

 

年关将近,职业选手们的赛程告一段落,宅男们为了避开春运高峰大多早早地收拾铺盖回家了。假期生活对于阿宅而言简直千人一面,春寒料峭的日子里,不睡懒觉等于暴殄天物,当然张新杰这种不算。于是中午十二点多,大家吃过午饭陆续爬上线来,有对象的秀恩爱顺带嘲讽单身狗,没对象的烧烧烧。

 

王杰希开着网页看新闻,偶然点开跳动的QQ消息提示。一会儿工夫他不仅得知了杜明的表白又一次被唐柔女神礼貌而坚定的拒绝、楚云秀被家里逼着相亲而对象竟是个奇葩的荣耀粉表示大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他还知道了蓝雨的正副队长相约去了某个南半球小岛度假,闪瞎一众人眼。

 

三点四十七分,端坐了小半个下午的微草队长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去了一趟卫生间还顺便开了一罐冰可乐,暖气太足也很伤脑经,面红耳赤头昏眼花胸闷气短再不动一动他怀疑自己可能要暴毙当场。十分钟之后当他重新坐在电脑面前时,他发现一个来自叶修的私敲。

 

“大眼儿在吗?”

 

“在,叶神什么事?”王杰希心下还有些奇怪但回复已经敲出去了。

 

叶修那边半天没动静,王杰希喝了一口可乐,差点被呛出鼻血……气太足了。

 

就在王杰希听到外卖按响门铃准备起身开门的时候,君莫笑的小窗弹出来,“老王啊,咱马上一起出去逛逛吧。”

 

王杰希端着外送盒饭回来的时候瞄了一眼黄历:忌 嫁娶、安床、会亲友。

 

“叶神你在哪儿呢?”

 

“你家小区门外。”

 

“……稍等,我就来。”

 

于是王杰希穿上大衣下楼,在小区门口看到叶修手插口袋站在一辆小电瓶旁边,嘴边上一点橘红的星火忽明忽灭。

 

“哟,下来的挺快。”

 

“我外卖刚到,还没吃上就被叫出来了,你请吃晚饭吗?”

 

“请请请!杰希大大想吃点啥?”叶修把烟按灭在垃圾桶上。

 

所以当王杰希的大长腿不舒坦地缩在小电瓶后面的时候,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叶修你有驾驶证吗?”

 

“杰西大大你见过哪个机构给电瓶车发驾驶证吗?”

 

也是……

 

“哥骑车你放心!”

 

话音刚落他们迎面来了一辆打着远光灯的奥迪,小电瓶一阵剧烈摇晃几乎要把王杰希甩出去。王杰希此时充分发挥腿长优势,一下子站起来并手疾眼快地把叶修拦腰拽下来。两人眼睁睁地看着小电瓶冲进旁边的绿化带,而奥迪毫不停留地继续在嘈杂的街道上龟速前进。王杰希看着叶修,满眼都是“你到底行不行”。

 

“杰希大大息怒,哥一时被晃了眼,人多果然还是适合步行,你看正好我们没走多远要不把车停你们小区去吧。”

 

“叶修你今天为什么找我?”王杰希一疑惑大小眼似乎更明显了。

 

叶修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在草丛里摔成一滩的电瓶车扶起来,推着往回走,同时示意王杰希跟上。

 

“大眼儿啊你觉得哥这人怎么样?”

 

“荣耀打得很好,欣兴在挑战赛里获胜没你不可能。”

 

“还有呢?”

 

“荣耀教科书?叶修你怎么回事你就是来找我夸你迄今在荣耀里取得的成就吗?”

 

“今天是情人节而我,喜欢你。”

 

王杰希,我喜欢你。

 

叶修喜欢王杰希的历史很悠久,不像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四期生也不像正值当打的五期生或者风头正劲七期小鬼们,他可是亲眼看着王杰希从惊才绝艳的魔术师一点点蜕变如今的微草支柱。刚出道的时候小魔术师嫩成狗,场上风骚飘忽的走位比那一双大小眼更让人印象深刻。那时候叶修啊不,叶秋在观众媒体前遁走的功力已经出神入化,站在选手通道顶头的阴影里就等着微草众人退场完毕自己好撤。王杰希渐渐被人挤得靠后,走在前面的方士谦一回头发现人没了叫喊了一嗓子“大眼儿你人呢!”,王杰希喊了一句“方前辈”,并朝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丢。叶秋一个没忍住笑喷了,方士谦发现了缩在角落里的叶秋,勾着王杰希的肩膀挤到叶秋面前,特别得意地问“怎么样老叶,我们的小魔术师?”。王杰希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叶秋前辈”,眼睛亮晶晶的,不管是对这个外号还是叶秋的笑都未表示出不满。叶修想他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吧,王杰希就是这样的人,特别稳重,特别成熟,就好像打出生起智商情商就保持在一个稳定的高位,但又绝不是死板,甚至有着隐隐约约的小活泼小恶劣。这么些年身高又往上窜了些,白净面皮好腰好腿干净利落,北京土著有房有车年薪几百万,那话怎么说来着,简直是杰克苏的典范!

 

其实王杰希也是喜欢叶修的。什么你问作者怎么知道的?拜托老王的QQ上叶修的小窗都是自动弹出的好吗,不是在意的人谁会这么设置?!

 

所以王杰希笑了笑,特别坦然地拉住了叶修的手,两人一起站在十字路口前等红灯。

 

所以今天,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由老叶牵头,两个单箭头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一拍即合普通天同庆普大喜奔。

 

绿灯跳出来了,一只大金毛很紧张地在无数条腿里的夹缝里随着人流过马路。拉着叶修往前走的王杰希突然回头说“不知道是不是条单身狗 ☆”

 

“啧啧杰希大大心太脏!考虑到哥现在的经济状况,咱今天吃路边摊成吗?”

 

“表白成功居然还不请人吃顿好的叶修大大你更心脏。”

 

北京城的街头被大大小小贩卖玫瑰的摊子点缀着,处处洋溢着温馨的节日氛围,在和谐美满的气氛中叶修领着王杰希一个箭步冲向爆满的路边摊上唯一的空桌,稍慢一步的眼镜男只能苦着脸叹口气。等上菜的期间隔壁桌的小情侣不知为何突然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小姑娘一拍桌,“这日子没法儿过了!”说完拔腿就走,小伙子急急忙忙追出去,一枝玫瑰孤零零的被遗落在桌角,和一桌残羹在一起交相辉映好不寂寞。

 

王杰希伸手把那支玫瑰拿过来,递给叶修说“考虑到你目前的经济状态是不可能在性价比最低的今天给我买花了,所以我给你送。”

 

“年薪几百万的杰希大大人干事哟!”


“彼此彼此。”


“这个赛季,我要去拿冠军了。”

 

“你知道的,我不会放水。”

 

“彼此彼此。”

 

“叶修,我也喜欢你。”

 

---END---